《山海情》热依扎未获奖,《觉醒年代》登上微博热搜

  在刚刚结束的第27届上海电视节中,《山海情》捧得最佳剧集,《觉醒年代》的主演于和伟、导演张永新和编剧龙平平也均在获奖名单之列。白玉兰奖的名单释放出一个重要的信号,那便是献礼季的到来。

  数量以外,高口碑和高热度证明了今年的主旋律作品正在打破刻板印象,开始了和观众“双向奔赴”的旅程。《山海情》的女主角热依扎未获奖、《觉醒年代》李大钊的扮演者张桐未入围等话题接连登上微博热搜,被观众称为白玉兰奖的“意难平”。

  除了已经出现优秀作品的党建、扶贫等题材外,军旅剧在数量上的重新回温同样值得关注。在今年各家的片单里,就包括《号手就位》《爱上特种兵》《王牌部队》《特战荣耀》等十余部军旅题材的剧集作品。

  “特种兵”剧集阵容

  作为重大主题创作的分支,军旅题材也迎来了新的变化。其中,很难被忽视的一个趋势是对特种兵群体的侧重书写,包括坦克兵、火箭军及特种部队,以及更广泛意义上所囊括的武警特警部队等等。

  年初,《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号手就位》等不同风格的特种兵类型作品已经为沉寂许久的军旅市场打响了第一枪,而作为军旅题材中的一个细分类型,在毒眸(ID:DomoreDumou)看来,“特种兵”或将成为今年军旅剧的新变量。

  从《激情燃烧的岁月》到《士兵突击》

  1996年,由张丰毅主演的《和平年代》首播。

  谈起军旅剧时,《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部便是这部作品。该剧穿插了通过边境轮训、百万大裁军、走精兵之路、特区发展等大事记,讲述了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从战火硝烟到和平年代的发展历程。

  作为一部二十多年前的作品,在豆瓣为数不多的剧评里,却充满了真情实感的发言。“这是一部曾经让我热血沸腾的电视剧”“电视剧也有青春啊”“难得的关于和平年代军人取舍与价值观的电视剧”……从中能够窥见这部剧对那一代人的影响。

  对《爱上特种兵》的制片人王真峥来说,第一部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军旅剧则是播出于1997年的《红十字方队》,这部剧将军旅情境与校园生活相结合,讲述了一群军医学子的成长历程。

  该剧在豆瓣的评分高达8.6分,有不少网友表示,“为了这部剧,差点报考军医大学。”主题曲《相逢是首歌》也成为刻在一代人记忆里的年度金曲。

  时间来到2001年,军旅剧进入情感范畴,开始更侧重于生活,也逐渐走入了更多人的视野。这一年,改编自石钟山中篇小说《父亲进城》的军旅情感剧《激情燃烧的岁月》播出。

  虽然很少展现军营环境或者战争场面,基本将镜头聚焦在军人的情感和家庭生活,但该剧的制片人张纪中评价其是一部“史诗般的、浪漫的英雄主义”作品。他在第一次看到剧本梗概时,便被其中的感情深深打动:“还没有一部影片像《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样,从非常人性的,情感的角度,来展现一个军人和他的家庭与国家发展的关系,和对于国家的热爱。” 戏外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样充满了史诗般的浪漫色彩:吕丽萍和孙海英二位主演因该剧而相识相恋,并双双摘得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女演员的桂冠,成为第一对同时摘取电视剧最高奖的夫妇;由于热度过高,众多剧集打着“激情2”的旗号宣传并播出,商标局为了帮助剧组维权,还特别通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申请,这成为了国内第一个电视剧商标。

  《激情燃烧的岁月》男女主分别场景

  无独有偶,另一部改编自石钟山小说的、市场反响极佳的军旅情感剧《幸福像花儿一样》也促成了一对佳偶:男女主角邓超和孙俪同样因该剧结缘,并在次年公开恋情。

  虽然该剧以刻画情感关系为主线,但“军旅”并不是情感的背景板,而是在塑造人设、推动剧情等方面都起到了关键作用。豆瓣有网友评价道,“本剧放下了历史的包袱,不皱着眉头抚摸伤痕,只兴致勃勃地展示过去人们的生活情趣。怀旧是分时代的的,情感却是跨越时空阻隔代代相通的。”情感之外,喜剧同样是军旅走入大众视野的类型之一。

  播出于2002年的《炊事班的故事》是我国的首部军旅题材情景喜剧。不同于宏大的军旅叙事,《炊事班的故事》围绕空军场站中基层连队的炊事班展开。

  这个班只有六个人:讲着广东普通话的洪班长、河南口音的小毛、山东大汉老高,以及具有“洗脑功力”的东北选手大周、小姜和帅胡。发生在他们军旅生活中的桩桩件件小事,都显得趣味满满,也让军旅剧再次跳出刻板印象,深入千家万户。

  更为硬核的军旅剧再次获得观众认可,或许要追溯到2006年的《士兵突击》。这部全剧没有一个女性角色的、毫无爱情元素的作品却获得了极佳的市场表现,直到现在仍然被观众封为“军旅剧第一神作”,豆瓣评分高达9.4分。

  王宝强主演的“许三多”作为虚拟角色,和马云、李安等人共同入选“南方周末2007年度人物”,可见该角色在当年的影响力。

  “许三多”是一个成功的符号,他代表了一类人,是“一个浮躁社会的强烈对照”。时隔多年,“有意义就是好好活”“不抛弃不放弃”仍然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台词。

  在成功打造出《士兵突击》后,导演康洪雷和编剧兰晓龙又在三年后联手推出《我的团长我的团》,同样完成了收视和口碑的双丰收。

  或许是《士兵突击》的成功太过突出,此后十多年内,尽管军旅剧的产出数量稳定,也偶有佳作出现,但再难有能超越这座“高峰”的作品。王真峥就告诉毒眸:“每一个从事军旅题材的创作者,心里面都横亘着都几座大山。” 电影领域,2016年的《湄公河行动》《战狼》和2018年的《红海行动》等军旅题材电影接连斩获高票房,证明了军旅题材仍然存在受众基本盘。但与之相比,军旅剧不仅很难超越已有的经典范本,在数量上也开始减少,2020年全国备案的军旅题材剧集仅有13部,低于历年平均值。

  特种兵:S级人设or人设天花板

  乘着献礼剧的东风,军旅剧才重新开始回到大众视野。时隔11年后,康洪雷和兰晓龙也再次合作,以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军旅题材作品《冬与狮》目前已经备案。

  和与过去不同的是,在今年的已播和待播片单中,既有《特战荣耀》《蓝盔特战队》这样主旋律基调的作品,也有泛军旅题材和融合题材的《爱上特种兵》《你好,火焰蓝》等。

  在数量重新升温的军旅剧中,有个不可忽视的趋势,那便是以特种兵为主要人物的比例有所增加。

  事实上,特种兵类型一直在军旅剧中占有一定篇幅,并且贡献了一些优秀作品。从2005年的《陆军特战队》,到2012年的《火蓝刀锋》、2014年的《神犬奇兵》等等,豆瓣评分都在7分以上。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由刘猛执导的特种兵系列,第一部《我是特种兵》首播于2011年,改编自刘猛的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豆瓣评分高达8.3分,第二部《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邀请吴京加盟,为吴京塑造“军人”的荧幕形象提供了基础。第三部《特种兵之火凤凰》则将镜头对准女子特种兵。

  直到2016年,特种兵系列仍有新作出现,第四部《特种兵之霹雳火》沿袭了前作“狼牙特战旅”的设定,讲述了狼牙特战基地的高胜寒接到新的任务,组建“霹雳火特战分队”的故事。

  但该剧并没有完成对第一部的超越,豆瓣评分只有5.5.且大多数豆瓣评论都指向同一个槽点:感情戏太多。豆瓣有网友总结了《特种兵之霹雳火》里错综复杂的恋爱关系,更有人对创作者给出“再好的迷彩,也藏不住你那颗言情的心”的评价。

  尽管质量参差不齐,但毋庸置疑的是,“特种兵”一直以来就是是军旅题材作品中的重要支撑部分:一方面是有一大批以特种兵为主角的、优秀的军事IP做基础,另一方面,对特种兵的书写本身就是让题材多样化的方式——特种兵本身是特殊兵种的合集,包括火箭军、坦克兵、海军陆战队、武警特警等等多个军种。

  而随着台网用户的逐渐融合,剧集市场头部效应日趋减弱,剧集也进入了分众化时代。在此背景下,特种兵类型的军旅剧逐渐开始出现双重面相:一类沿着主旋律的军旅剧发展,深入展现特种兵群体的工作环境;另一类则以军旅为背景,侧重书写特种兵的情感。

  正如上一代军旅剧是从《激情燃烧的岁月》这样更侧重情感生活的作品开始,在以特种兵为突出趋势的新一代军旅剧当中,首先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同样是第二种。

  年初热播的《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便提供了这种面相的范本,将军旅与都市情感做结合,也打破了军旅题材所面临的“僵局”。剧里邢克垒和米佧的CP热度不减,贡献了诸多让人“嗑到上头”的名场面。同时,围绕特警和医生的几场职场戏也收获好评。

  最近正在播出的《爱上特种兵》同样是侧重军旅情感的新型军旅剧,特种兵也被观众称为是“人设天花板”,在以情感为主的剧集中受到认可。

  导演天毅认为,特种兵所经历的特殊的训练模式,所拥有的特殊技能、装备和接触的特殊任务,这些构成了其他部队所不具备、全方位的特殊性,对观众而言,这是稀缺的审美资源。

  特种兵作为男主角,天然具有人设上的优势:武力值高、社会地位高。邓晓华认为,剧中邢克垒“特警”的职业定位是万里挑一,属于“精英人才”,因此能够带来很强的安全感。

  另外,在和特种兵搭档出现的职业中,医生成为最常见的一种。此前成功打造“双宋”CP的韩剧《太阳的后裔》正是这种设定,《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爱上特种兵》也采用了这种组合。

  邓晓华告诉毒眸,之所以选择“特警+医生”的搭配,是看中了这两种职业的共通性。

  从外表看来,制服天生符合观众的审美需求。此外,两种职业都会面临经常性的突发事件,能够帮助剧情推进。

  在天毅看来,特种兵和医生两种职业之间有着天然的戏剧张力。“他们是两个相对来说距离死亡最近的职业,一个是钢枪炮,一个是柳叶刀,但这两种工作的内核又存在直观的矛盾和冲突,因此从人物关系上来说,更容易产生火花。” 在《爱上特种兵》第一集中,就出现了这种与职业有关的矛盾,李沁所扮演的医生夏初在一次恐怖袭击中,对敌人进行了救治,随后被黄景瑜所扮演的军人梁牧泽所责备。在戏剧冲突的背后,这种关系还暗含着有关伦理的探讨。

  一位资深制片人向毒眸解释到,这是医生和特种兵之间的本质差别,“医生是要救人的,军人是要杀人的,但好的军人不仅仅是杀人机器,这本身就是需要探讨的伦理问题。”

  “进阶”的特种兵

  从某种程度上说,军旅情感剧的本质其实是职场情感剧,只是“职场”较为特殊,且具有高度的专业性。因此,讲好军旅情感剧的第一要素,就是尊重职业书写。

  由于工作内容特殊,特种兵一年当中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当中度过,这成为剧集当中铺陈情感线的阻碍之一。对此,王真峥认为,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成年人之间的恋爱关系本身就应当是有距离的,在各自的生活之上发生情感的碰撞。因此在创作过程中,并没有强行拉高相处的篇幅,而是遵循着特种兵职业的特殊性而展开情节。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的男主角邢克垒的职业从原著中的特种兵更改为特警,也是出于这种考虑。邓晓华告诉毒眸,在剧本一稿已经确定之后,才决定做职业上的修改,也是为了让两个人之间的交往更具有合理性。

  但尽管如此,职场标签仍然排在情感之前。“因为我们生活里的情感模式也是这样,大家都是一边工作一边谈恋爱的,没有人是24小时只谈恋爱的。” 正因如此,《你是我的城池营垒》邀请了曾参与执导《战旗》《十送红军》等主旋律军旅剧的张彤导演执导。张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刚接触剧本时,连“壁咚”是什么都不知道,对“如何给观众发糖”更是没有概念。但凭借着扎实的职场戏份,情感得到了自然而然的推进。

  两人感情在剧情发展中自然而然地持续推进

  而邓晓华解释道,做出这个选择的根本原因也是出于对职场戏的重视。在她看来,感情部分并不是这部戏最难把控的地方,而是涉及到特警和医生的职场戏份,“比如地震救援这类特警的突发性任务,这些戏才是建立角色的关键,如果这些拍得不好,连带着角色和角色之间的感情都会没有说服力。” 此外,在展现特殊职业的工作环境上,也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邀请南京特警支队作为协拍方,从前期取材、调研、训练到拍摄,都有龙虎特警队的参与和支持。这支特警队伍参与过汶川大地震等多个重大任务,因此能够为剧集中邢克垒的职场戏提供细节上的支持。

  这是让观众感觉“不悬浮”的原因。豆瓣就有网友发布评论表示,该剧带给她的惊喜之处在于不只是谈恋爱,对警察医生的工作刻画也很仔细。地震救援的戏份同样引发讨论,被网友评价为“难得的、不架空的恋爱剧”。

  第二点则是要正确展现军人在情感关系中的形象,而不是沿袭某种刻板印象。王真峥告诉毒眸,《爱上特种兵》创作的一个重要宗旨就是打破观众对于军人的刻板印象:“我们不希望把军人塑造出传统的‘兵王’形象,因为一个人身上一定是有AB面的。不是说一个在战场上刚毅果决的人,在面对情感关系时就一定是超脱的或者坚决的。”

  剧里夏初吐槽梁牧泽说,“为什么特种兵高冷酷炫的人设到你这儿就垮了呢?”在她看来这就是冲破刻板印象的一个侧写,这种设定不仅为梁牧泽带来了人设上的反差感,同时也向观众展现了与以往不同的、特种兵的真实切面。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特种兵具备一种“全方位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同样展现在情感关系上。“爱上特种兵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点,因为他身上带有某种使命,你不知道他何时离开,归来时是生还是死,也不能天天在一起。”在王真峥看来,这给情感关系的书写带来了极大难度。

  但也正因如此,刻画这种情感也显得更有意义。天毅解释道,在军旅剧里,情感关系具有复杂性,即在男女之情以外,还存在袍泽之情。“他们不仅是普通的情侣,还有个更重要的关系,就是战友,他们有共同的家国情怀和职业信仰。” 这种特殊的情感关系,王真峥称之为“精神层面的亲密度”。在剧中,通过抗洪、救灾等特别任务,来推进在日常之外的、更偏向精神层面的情感追求。“我们强调的是一段关系中的两个人都必须拥有独立而完整的人格,而不是相互依附,在此基础之上,再来追求精神上的亲密。”

  《爱上特种兵》中两人在工作中萌发感情

  有了军旅情感在年轻观众的观看行为里做实践,在今年这种关键的节点,特种兵的另一重面相也开始出现——从年初的《号手就位》,到即将播出的《特战荣耀》《王牌部队》都聚焦了特种兵这一特殊军人群体的军营生活。

  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是都有专业人员参与创作。如《号手就位》的编剧张寒冰,曾参与过《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陆战之王》等经典军旅作品的创作;《王牌部队》的制片人嵇道青同样是多部特种兵题材电影及电视剧的制片人。

  《号手就位》在还原火箭军真实生活的过程中,遵循着“揭密但不泄密”的纲领。制片人段燕介绍,剧中基层官兵所生活的地下待机库,就是在相关人员的帮助下,由美术指导和道具组所模拟出的真实场景。

  这类揭密性质的情节能够提供一定程度的“爽感”,也让曾经因“东风快递,使命必达”而走红网络的火箭军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军旅题材发展至今,已经在各类型上都拥有了标杆式的作品。王真峥认为,在“国内无敌人、国外无战事”的创作环境下,军旅题材的创作者们正在寻找新的方向。

  在今年的待播片单中,就出现了以消防救援为主题的《蓝焰突击》《你好,火焰蓝》,横跨四十年、讲述王牌军队成长史的《王牌部队》,以及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维和部队故事《蓝盔特战队》等等。这些不同类型的“特种兵”军旅剧或许能够为沉寂已久的军旅剧市场注入新的能量。

  目前看来,对特种兵的“偏爱”反映了军旅题材在寻找突破口中的一个切面,但更重要的还是对军旅题材内核的了解和充分尊重,毕竟“人设”不是万能的,作品质量才是。

延伸阅读:

上一篇:《圆梦公司》已经准备上线腾讯,表现美好又想展现残酷

下一篇:《东北老炮儿2》正式上线,刘小光领衔主演